识时务者为俊杰嘛

- 编辑:admin -

识时务者为俊杰嘛

武者的耳力都十分敏锐,很多西院的学员都听到那一个东院新生的嘲笑声。
 
    女性学员也就罢了,但是,男性学员却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所有人都露出愤怒的神色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新生排名前十的男性学员,名叫赤明海,修为达到玄极境中极位,冷声道:“这里可是西院,说话时候,最好小心一点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东院的新生再次笑了起来,道:“难道我说的有错?大家请看,站在西院武场最前方的那一百人就是西院排名前一百的高手,其中至少有七十个都是女性学员,男性学员只有区区二十多个。大家在看西院武场最后面的三百人,其中两百人以上都是男性学员,女性学员只有数十人。”
 
    “说明什么?只能说明西院并不是没有男性学员,只不过,男性学员都是怂包。一个个都不思进取,肯定就只能排名靠后。哏哏!”
 
 128.第128章 独孤林
 
    赤明海彻底被激怒,冲了出去,道:“你说谁不思进取?你敢不敢与我一战?”
 
    那一个东院的新生的眼角上挑,微微一笑,道:“你的修为太弱,不配与我一战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西院的那些女性学员的眼中也都露出冷怒的神色,相当不满,觉得东院的那一个新生太狂妄。
 
    赤明海再怎么也是西院的新生前十,对方居然说赤明海不配与他一战,岂不是在打西院的脸?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赤明海忍无可忍,将一柄七尺长的紫堰战刀拔出。
 
    手捏刀柄,催动真气,拖出一道长长的刀光,向着那一个东院的新生劈了过去。
 
    东院的那一个新生嘴角微微一勾,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,像是就是在等赤明海出手。
 
    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他疾速伸出一根手指,将真气运至指尖。
 
    一道白色的剑气,从指尖飞出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剑气撞击在紫堰战刀的刀锋上面,发出一声巨响,将紫堰战刀震飞出去。
 
    赤明海的双臂被震得发麻,五指就像是要断掉了一样。
 
    忽然,他的眼前一个人影闪过,还没有等赤明海反应过来,一只脚就踢在他的胸口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。
 
    赤明海口吐鲜血,就像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,全身就像失去力量了一般,躺在地上,爬都爬不起来。
 
    东院的那一个新生盯着赤明海,摇头叹息:“原本以为西院的男性学员只是资质差,所以才不如女性学员。现在看来,西院的男性学员连脑子也不行,做事太冲动了!”
 
    西院的那些新生都十分骇然,赤明海可是西院的新生前十,可是却被对方两招就击败,打成重伤。
 
    东院的新生都那么强?
 
    新生联合比武还没有开始,西院就损失了一位新生高手,士气大减。西院新生的情绪集体变得低落,被那一个东院新生的力量深深的震撼住。
 
    一个西院的学员怒道:“你下手也太狠了,今天是四院新生联合比武,你将赤明师兄打成重伤,他还如何参加比武?”
 
    那一个东院的新生笑了笑,道:“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,明明是他先动手,我才出手。难道还要怪我?怪只怪他做事太冲动,给他一些教训,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 
    东院的副院主和几位老生都没有插手进去,而是站在一旁看好戏。
 
    若是仅凭一个新书就能将西院的士气打压下去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?
 
    柳乘风扯着嗓门,阴阳怪气的道:“东院的新生第一,就算击败了西院的一位新生有什么了不起?有本事击败我们西院的新生第一?”
 
    “什么?他是东院的新书第一?”
 
    “原来他就是东院的新生第一孤独林,难怪如此厉害。”
 
    “独孤林虽然强大,可是我们西院的新生第一张若尘也不弱。”
 
    “张若尘的天资肯定在独孤林之上,可是毕竟修为还太低,不可能是独孤林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“对啊!张若尘主要是太年轻,若是再修炼两年,绝对可以轻松碾压独孤林。现在,却不行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独孤林背着双手,俊逸非凡,显得英气逼人,朗声笑道:“早就听说西院新生第一是一位了不起的奇才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见上一面。张师弟,你敢不敢出来与我一战?”
 
    太狂妄了,简直就是挑衅,
 
    众人的目光,全部向着张若尘盯去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人带着担忧的神色,还有一些人则十分渴望张若尘出手,最好狠狠的打压独孤林嚣张的气焰,为西院的男性学员出一口恶气。
 
    “九弟,赤明海刚才就是因为冲动,中了独孤林的计谋,被打出重伤,失去参加比武的能力。你可千万不要再冲动,独孤林的修为已经达到玄极境大极位的巅峰,在四院新生中堪称无敌。你若是也败在他的手中,西院的士气就彻底完蛋了!”张少初十分担忧的道。
 
   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独孤林就是想要趁联合比武之前,打击西院的士气。
 
    他逼张若尘出去一战,就是想要彻底将西院打压下去。
 
    道理都懂,可是张若尘根本没有选择,若是他不站出去,岂不是真的被另外三院当成了怂包?
 
    张若尘的脸色挂着几分笑容,从众多学员中走了出去,站到独孤林的对面,道:“独孤师兄,不愧是少年英杰,据说你不久之前,击败了东院排名前十的高手,实在让人佩服。”
 
    听到张若尘居然自称师弟,西院的那些学员全部都不满,觉得张若尘是在丢西院的脸。
 
    在武市学宫,实力强就是师兄,实力弱就是师弟。
 
    除非是年纪真的相差太大,才会尊重对方,叫对方一声师兄。
 
    可是独孤林明显是来挑衅,张若尘不仅叫他师兄,而且还将他夸上了天。西院的那些学员,自然都认为张若尘是胆小怕事,丢了西院的脸面。
 
    就连黄烟尘都捏紧了五指,露出怒意,很想冲上去狠狠的将张若尘揍了一顿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拉住黄烟尘的衣袖,笑道:“尘姐,别急,等着看好戏!有一句话叫什么?捧得越高,摔得越疼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冷哼了一声,死死的盯着张若尘。若是张若尘今天不帮西院争回脸面,她非要将张若尘赶出龙武殿。
 
    东院的那些新生,听到西院的新生第一,居然叫独孤林为师兄,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东院的新生讥诮的笑道:“西院的新生第一,真的很识时务,我就喜欢这样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识时务者为俊杰嘛!哈哈!”
 
    “听各位长老说,今年新生的综合素质西院排在第二,是我们东院的劲敌。本来我还有些担心,现在看来,我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。”东院的第一高手荀归海笑道。
 
    荀归海也是玄榜武者,在《玄榜》上排名第十四。
 
    四大院的外宫弟子,除了洛水寒,无人是他的对手。
 
    孤独林也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,盯着张若尘,道:“我比张师弟要大四岁,张师弟叫我一声师兄。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,有什么可笑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年幼者叫年长者为师兄,那是年幼者对年长者的尊重。现在,年幼者也想做师兄,那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独孤林笑道:“当然要击败年长者才行,以实力说话……”
 
    突然,独孤林意识到张若尘话中的意思,肃然的道:“莫非张师弟,也想做一回师兄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武道修炼,本来就是不断进取。在尊重前辈的同时,更要超越前辈。独孤师兄,你说对?”
 
    “好!若是你真的能够击败我,我一定心甘情愿的叫你一声师兄。”
 
    独孤林对自己的修为相当有信心,可是他却并不轻敌,体内的真气全部运转起来,达到最佳的战斗状态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